技术生涯的反思

Published: 六 04 十二月 2021

In 日常.

不想整理笔记了,我最讨厌做重复的事,很多东西都忘了又要重新查资料我觉得没什么必要,就这么抵触的躺在床上刷着视频,看到这个标题点了进去,我一直希望体验支教,但不敢做这么大胆的尝试...

image-20211204202043594

看完久久不能平静,本想学习,起来翻了翻自己的博客,顺着链接点进了知乎,把里面的简介改了...

image-20211126200929330

哈喽,世界!这算真正的开始吧,实际上,我不是网管,也没有去新华蓝()翔深造,这都是我编的,但为什么不是呢,陷入沉思...

幼年

大山里的孩子总是缺少玩伴,我这届只有俩,另一个是女的,比我大的大5 6岁,那有一批人,也是5 6个吧,羡慕,而之下还有两个比我小个两三岁的,于是我很不要脸的当了孩子王。其实那时还小,再大点的就不怎么玩了,直到去年过年我听说其中一个已经在工作了,才发现时间过的是多快!

小时候还是更喜欢和那一批大我5岁以上的老大哥们玩,其中有两个是离家不远的邻居,有两个是很亲的亲戚。玩的最多的玩具还是小霸王,小霸王陪自己直到初中,曾经三十夜中午都不愿回家要在老大哥家玩,而这个老大哥初中后开始去网吧玩热血江湖见过大世面,再也不能一起玩啦;另一个老大哥是个很老实的人,我特别尊敬他,据说我们争过一次架,但我完全没印象,我对物理的兴趣就是从那时开始的(那时叫自然),他是个影响我很深的人,可惜现已不在;还有一位老大哥从小就有小聪明,但之前的心思都是单纯的,相处也是值得怀念的。

最后一个老大哥可以说全面发展型了,他特别有意思,也是唯二没有跟着去职中的,当时职中靠拉人头赚钱,那批人大都被忽悠辍学去职中了,我很幸运还小没有机会被骗,否则我甚至不确定是否有机会读新华(为什么是新华?因为新华是四川的,蓝翔是山东的!)

童年

村上的小学不让办了,于是我们需要去更远的乡小读书,不过我有开心的点,因为那时那里还有初中,我又能和老大哥一起玩了。那是小学二年级,我还能清楚记得教室的位置,第一节课,那是自习,班主任叫WHH喜欢拿软水管脱了学生裤子抽屁股,不过我应该没有被打过,那时村小都取消了,乡很大,第一节课还有些人没来,那里面有几个那时都说挺好看的,学习也好的女生,我一是男的,二是平平无奇。不久乡里的初中也逐渐取消了,我遇到第一次转折,她叫YDM是原来乡初中的老师,当时她并没有去镇上,在那一学期我的成绩开始飞涨,逃过了第一轮淘汰,小学可能淘汰了10人吧?小学成绩差的孩子大多也很卑微,没怎么相处实在没印象了...

这过程中的另一件事就是,乡小在初中搬离后留下了微机室,三年级我第一次接触到电脑,嗯,当时傻兮兮的,全班排好都进去了,我一个人在操场上乱跑被抓过去就是两耳光,那时都是大屁股显示器很多是坏的,鼠标的滚轮还被偷了不少,门口桌上叠了很多我后来才知道叫软盘的东西,黑板上写的WWW万维网我一直在想是什么意思(后来我在发的一本叫信息技术的书上知道了),一个同学给我调出了采蘑菇虽然不会用键盘玩但还是特别兴奋!之后的小学中再也没有微机课,但我却对它充满了好奇,再一次接触电脑是把家里的铝条卖了去网吧开了台机器,应该是四年级吧,显然依然不会玩,开了台电脑被别的孩子拿去玩CS自己在一旁看得津津有味。

之后的2G突然就来了,一个老大哥一次给我炫耀,他有手机了还能登QQ,我不理解。之后去绵阳那个厂里,那些老大哥小大叔都会用手机使用WAP浏览网页,登扣扣。自己的EXP再次飞涨,没事就去新华书店去看电脑的书,什么冰河灰鸽子QQ大盗看得贼起劲,各种斯凯MTK黑客论坛逛个遍,为此报废了我爸不下十张电话卡...

初中啦

由于小升初考试还不错分到了镇上最好的班,在那一学期受尽欺凌,其实那是前期,当年地震后在活动板房里,有段时间我同桌是一个女生,一个上网达人,镇上的网吧都是她带我去的,我的眼镜也是被她忽悠着去配的,从此就再也没有取下了!说回来她还带了我玩QQ,这个号我现在还在用:

其实这不是我第一个号,之前在绵阳时一个大哥帮我申请后,因为我另一个哥哥帮我挂Q时不小心收了他抢车位的收入后他把我的号密码改了,我为此难过了很久,这个号是我自己申请的了,用家里的座机发短信,并设置了密保问题,申请了密保卡:

第一次被“盗号”后我把保护做到了极致,因此幸运的把这个号保护了下来,这里面有我从小学到工作的所有好友,尽管很多好友一直是灰色头像了。这个同桌后来似乎辍学了,其实初一的后期换了教室后我又多了好几个玩的好的女同桌,我们关系很好,应该说后期我和很多人关系很好,她们后来要么转学去了城里要么辍学,我们还能通过QQ联系!

我大概和那个板房教室八字相冲,换之前每天去办公室罚站,垃圾桶与讲桌旁都为我留过专属座位,换教室后再也没有这事,本来按初一前期的剧本我应该是初中肄业吧,之后遇到的第二个贵人PY老师,此后的校园生活似乎就平平无奇的过了,初中应该是淘汰一半人,我很清楚快中考时学校充满了中专职校的宣传单,还好那时已经能清晰的知道这和自己是毫无关系的。

初中到镇上的好处是,零花钱变多了,还有很多黑网吧可以挑,那时自己可是好几个网吧的黄金会员,1.5一小时!那时的自己已经脱离了低级趣味(指在网吧玩游戏),毕竟手机上就能玩很多游戏了,没事就在网吧里就乱捣鼓,不怕中毒,毕竟它自己的病毒可能更强嗷,当然没有基础的自己能把网吧精灵玩出来已经是极限了。这期间沉迷MRP让自己不仅钱没了,眼睛也快瞎了,屁都不懂愣是玩了好几年,直到后来换Java,再后来换Android...

高中啦

高中也以镇上第一的成绩到了县高中最好的班,在这里继续沉迷手机,还记得期中班主任把5个贪玩的同学叫出去,讲要好好学习,否则就不能考上重点大学,那是什么鬼,我都是高中后才知道清华北大的,那时班里已经有些人已经将其作为目标了。后来有4个没听话一学期就被踢出了重点班,包括我,而那两个小火最后高考平均超重本120多分?不过不重要了,之后我更加沉迷手机和电脑了,那时已经把第一个安卓换掉了,换成了360贴牌的某款,那时一直迷信360!Android会玩的就是刷机了,当时把它刷成了小米,此后的几年一直是米粉....

电脑方面接触到电脑报那可太有意思了,不知道怎么订阅就到时间买合订版,那时有爱好计算机的成立了个计算机协会,没啥活动,印象最深的就是会长给我们演示了怎么黑入绵中后台的,其实就是一个弱密码,在期间我逛遍了县城的书店,最后还是在淘宝上买了本盗版《黑客渗透笔记》,就现在来看这书依旧是有技术含量的!

image-20211204214013875

大一下爸妈去外省打工了,我用给我买手机的钱买了台主机,那年暑假买了VB和ASP网页开发的书籍,学着敲,这注定是困难的,没有任何人能请教,夏天农村还白天停电,晚上电压低带不起主机,跌跌撞撞到了高三主机也被亲戚拿走了...

我的高中知识是高三学的,浑浑噩噩度过了两年,我并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,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认真学习,高一不听课后高二也听不懂吧,还好学校要求高中知识前两年学完高三开始复习,复习两轮?反正就是从头讲一遍,这次我跟上把它们补回来了,高三下的时候我开始懂选专业了,我去高考帮上查到了有个叫信息安全的专业,于是开始研究有哪些学校开设,当时以平实模拟成绩想着冲下华科,川大保个底,却在某晚上下课后用班上的电脑查到了全球某工商,官网有几张鸽子广场的照片我笑着和DSJ说不会学校就这么大吧,成绩出来后直接起飞,我对此到也不在意选了6了有信息安全的学校,第一个就录取来了工商,这就是天意吧!其实直到进入大学我依然不知道高考意味着什么,现在想想能读上大学也是神奇...

大学啦

终于有机会系统学习黑客技术了,提前3天从四川出发,是D2264?早上出发晚上到,第一个14小时我竟丝毫不觉疲惫,第一次离开绵阳市,第一次到号称的亚洲最大高铁站,根本不知道怎么出站,半夜到了后乱窜出站发现四周被高速包围,最终也不知怎么出去找到订的酒店的....

-

第二天退房去学校,因为提前来也没有学校的班车,第一次坐地铁成功坐反,幸好按说明做公交后下车就是学校门口!于是开始学习生涯...

其实现阶段已经摆脱了蓝翔了,但是我应该和他们还有缘分,到学校发现或许只有我是因为爱好才报的它,没有同伴,大一学的都是公共课,幸好MaXi'ao老师愿意为我们讲授kali渗透测试,尽管当时没人能听懂,也没几个人感兴趣但是他坚持了一学期,直到他出国...

而在这期间我也算找到了方向能有个学习的,学kali,学网络,学Linux,这期间加了一个安全学习群,现在来看里面基本都是职校的同学了,那时还能充满热情的与他们讨论技术,甚至混了个管理,后来似乎眼界开了不再在里面讨论了,这个群之后也没什么人说话了,这之后算是我与蓝翔彻底没有了缘分...

再看技术,大学终于如愿,进入了自己从小崇拜的世界,至此时已有6年半,6年很长啊,回顾发现自己一直在学习中,自己总是对它充满了好奇,总是在学,总是还有很多想学,可是我是否该选定方向了?大一时HS老师让我跟他读论文我说我想学技术,我怕精力不够,他说好,之后我一直专注于此,此后他给了我很多帮助,对我格外关照,大四时他问我你知道我最欣赏你哪点吗?我回答不知道,他说踏实,这给了我莫大的鼓舞,因为在大二后我时常陷入自我怀疑,然而他给我买的书我至今没有看完,实在惭愧!大学毕业快三年了,我似乎越来越习惯自己的现状了,刚才翻素材看到了高中的成绩单,发现自己其实可以做得更好

不知是什么消掉了自己的锐气,开始接受,开始躺平,但似乎有时又有不甘,工作快三年了,自己要走哪条路似乎该开始考虑了...

续 (20220101)

最近一直在思考这件事,发现自己擅长的实属小众,一方面是兴趣一方面是现实,很难抉择。现在想通了,人生很长,慢慢来吧,当把时间放大到5年10年,就不必太在意当前该选择什么了,全要也不是不行,不过确实需要抓住一条主线,一直研究下去,通过时间让自己在某个领域称为expert。

仔细分析了自己的能力栈,以及之后无论如何能讨口饭吃,决定以Linux kernel为主线,它作为基础延伸到能实际产生价值的领域,这方面比较直接的有存储/网络与对应的虚拟化,从网络设备的分析来看,越来越多厂商会从内核和SDN来实现功能,其实Linux网络协议栈也是我最近半年学习的重点,但难以发现研究方向,如基于DPDK应用的漏洞挖掘最终还是很小众,最终通过分析各实验室文章与招聘,选择从虚拟化入手,当前云在底层的技术上主要是容器与虚拟化,他们都能给我一口饭吃,容器更上层,更容易入手也更容易出现安全问题,其实和云的实践更相关,而虚拟化和内核很接近,作为一个长期目标自然两者都需要深入研究,但我选择从虚拟化开始,因为近一年我大量食用虚拟化模拟各种设备,遇到了很多问题,也对此已有过一些研究,当前有一些想法需要使用虚拟化来实现,也就是虚拟机本身的安全问题是一个方向,但作为工具深入研究它能更好的为我接下来的研究服务,所以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,或许是业余时间,就它吧。